查看: 2996|回复: 0

[中医方剂学] 记录柳枝接骨法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17 17:0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人民日报1958.12.12第6版 作者:孙玉昌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本报记者 孙玉昌)

  最近半年多来,全国各地有不少医院使用柳枝接骨法,使一些被砸碎了腿或胳膊的人避免了截肢而造成终身残废的痛苦,保全了肢体而继续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效劳,他们是多么的高兴啊!
  柳枝接骨在民间已经失传了二三十年,现在它又重新被应用起来造福人类。这是谁使这项被人遗忘了的祖国医学遗产复活了的?说起来它还有一段曲折过程呢!三十年前,中医刘达夫从他师傅那里听到过柳枝接骨的方法,以后在民间也不时听到过这种说法,他也没把它当回事,总以为那是古人的想像或传说不足为信。
u=2307662034,1311755185&fm=27&gp=0.jpg
后来,在大别山随军坚持革命战争中,他亲眼看到有的战士因为负伤,不得不锯掉腿或胳膊,成了残废。作为一个医生,他痛心极了。他想,如果柳枝接骨是真的,既能治好病,又能保全人的肢体,那该多好。可是,紧张的战争环境,每天都在流动,他没有条件坐下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,而且更不能把自己没有见过的手术拿到战士身上去试验。所以他的这个念头还是装在脑子里。
  这以后,刘达夫一有时间就翻书,想从文献里找点根据。可是翻遍了所有中医骨科文献,却没有一个字提到这个疗法。有次,他在清朝钱修昌整理的大唐“伤科补要”一书里看到“杨木接骨,破腹建肠、解胪理脑”的字样,虽然那里没有具体疗法的记载,但是却增强了他对这种疗法的信任。

这是1957年春天的事情,他已经到武汉市中医院工作两年多了。在这两年里,和在部队里一样,还不时地碰到因劳动或运动不慎造成粉碎骨折的复杂病例。这时他更觉得柳枝接骨为病人造福的重要意义。于是在党组织的支持下开始了试验工作。
timg.jpg

  刘达夫的老师告诉他的柳枝接骨术很简单,就是把剥皮的柳枝整成骨形,安放在动过手术的两个骨头切面的中间,代替被切除了的骨头。安放时在骨、木的顶端涂上公鸡鲜血。缝扎时在肌肉和外皮上撒上生肌长肉的药物就成了。按照这方法,刘达夫去年夏天在第一只狗的腿上作了试验,两个月后,这条狗跑跑跳跳同手术前一模一样。可是,事不凑巧,调皮的卫生员嫌这狗到处ē@①屎撒尿,给卫生工作带来麻烦,一天,趁刘达夫外出,就把狗子撵跑了,事后人们到处寻找,已经无踪无影了。这件事,不仅使刘达夫心痛,看到过作手术的人出于新奇,也跟着惋惜。在作第二、第三只狗的时候,由于麻药下的太多,把狗都给醉死了。到作第四只狗的试验时,又成功了。到今年4月间已经半年了,狗子极为活跃。

这时,刘达夫想看看狗腿里的奥秘,就和一位西医共同把接过柳枝的狗腿切开,那位西医一看柳木没有了,就用刀子敲了敲这块骨头,从声音里也听不出骨木间的硬度差异,就怀疑起来:“木头能变成骨头,真奇怪!动手术的不是这条腿吧?”刘达夫一看,这位西医是不相信自己,就把这块骨头送到有现代化设备的武汉医学院去检验。用X光拍出的照片表明:在骨木接合部还隐隐约约地有一道纹路,它告诉人们,柳枝已经和骨头长在一起了。武汉医学院还为柳枝作出这样的鉴定:“柳木已经骨化形成骨组织,而且骨质致密,没有柳枝残迹。”就这样,这项失传的医疗方法从祖国医学宝库中被挖掘出来。

  试验的成功,使刘达夫有了把握,信心大大增强,可是并没有病人敢于信赖这种方法。很凑巧,大悟县染匠刘礼修的左下腿被石辊砸断了,在胫头上有一寸多长的地方,皮肉被砸烂了,骨头也砸得粉碎,县立医院要给他截肢,否则就无法治疗。双方商讨了两三天,伤口开始化脓,刘礼修不得不到武汉另请高明。可是,据说武汉医学院也得施行切除,刘礼修死活不干。听说刘达夫的柳枝接骨在狗身上已试验成功,刘礼修就寄了一线希望,心想狗身上能成功,在人身上也不会错,于是,他第一个自愿去试验柳枝接骨。试接的结果,非常良好,刘礼修不仅没有失去一条腿,而且现在可以走路了,不久就可出院回家去劳动。

  柳枝接骨为骨科医疗创造了一条新的途径,所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成千封信涌到刘达夫办公室里,要求他介绍经验,各地医院有的开始用这方法在动物身上进行试验,有的已在人身上直接使用这方法,都见了奇效。
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品牌管理|小黑屋|金触角中医平台

GMT+8, 2019-4-24 18:08 , Processed in 0.129231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